0571-26305906

0571-26305906

信托年报出炉:几家欢喜几家愁,密集监管政策猛泼冷水
2018-02-22 11:45 来源: 国际金融报

截至1月16日,68家信托公司中已有包括江苏信托、国投泰康信托、中融信托、中航信托和五矿信托在内的5家公司公布了2017年“成绩单”。

对比5家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,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。

此外,在“暂停通道类业务”、“信托委托贷款业务停止备案”、“中间级股票配资业务叫停”以及银监会“55号文”等一系列政策下,2018年,各家信托公司对于开展业务心里还有底吗?。

喜忧参半

先来看看几家先交卷公司的“成绩单”。

中航信托是首家发布年报的公司。这份打头阵的年报看起来可圈可点:营业收入29.41亿元,同比增长23.26%;净利润16.29亿元,同比增长25.12%。从数据来看,信托业务可以说是其重头业务,2017年信托业务收入为26.44亿元,贡献了九成的营业收入。

五矿信托的年报也随之公布:2017年营业收入21.38亿元,净利润11.74亿元。而在其中,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达18.05亿元,占比为84.43%;其次为投资收益 3.06亿元。与中航信托收入结构十分相似。

再来看江苏信托,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20.01亿元,净利润16.16亿元,其中信托业务收入10.01亿元,较上一年度大增50.53%。

也有成绩不算理想的。在率先披露的5家信托公司中,国投泰康信托是唯一一家营业收入与净利均下滑的公司,延续2016年的下滑态势。2017年,国投泰康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0.08亿元,下滑2.89%;实现净利润6.29亿元,下滑7.77%。不过在这其中,信托业务可说是表现突出,实现7.39亿元收入,较2016年大增47.5%。

主营业务承压

信托业务是信托公司的主营业务,信托业务收入占行业收入的比重一直处于较高水平。根据行业协会最新数据,2017年前三季度,全行业累计实现信托业务收入529.85亿元,平均每家信托公司实现信托业务收入7.79亿元,同比增速为3.01%。

“信托公司业务主要分为两块,即信托业务与固有业务。”用益信托网研究员帅国让表示,“信托业务收入主要看手续费及佣金收入,还有发行费、管理费等;固有业务收入则包括利息收入、投资收益等。如果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比较大,说明信托业务收入是该信托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。”

从数据来看,中航信托、五矿信托、国投泰康信托等信托公司主要收入来源都是信托业务。

不过,信托业务表现突出,也可能反给信托公司未来造成更大压力。

帅国让表示,近一个月来,监管层出台的几大政策对应的信托公司业务板块都是信托业务,换句话说,如果信托业务收入占比较大,那么信托公司2017年业绩将受到较大影响。暂停通道类业务和股票配资业务,如果给信托公司的存量业务一定过渡时间,那么影响尚可。但对新增业务来说,就是致命打击,公司必须转变业务模式,否则2018年的营业收入和利润将大幅下降。

目前,包括五矿信托等很多信托公司都在谋求转型,比如加大主动管理业务的比例,部分信托公司在尝试一些新业务,比如资产证券化、家族信托、消费类信托、产业基金等。

中信信托是最早主动承诺“2018年通道类业务只减不增”的,同时还表示将积极与存量银信通道业务合作方沟通,争取提前终止部分业务。

近日,关于“华东地区某信托公司下发“暂停通道类业务的通知”的消息在业内流传开来,记者随后获悉,该公司是南京的紫金信托。

对于2018年如何布局业务,中航信托相关人士向媒体表示,将加大力度开拓主动管理型业务。

“监管大年”

用益信托网数据显示,集合信托2018年开局不利,仅在第一周,成立数量、规模就大跳水,较前一周骤降89.63%。

记者注意到,2017年,信托行业通道业务规模飙升,但也不是所有信托都加入了这股潮流。比如中融信托、西藏信托等就在2017年主动控制通道业务。

数据显示,中融信托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65.3亿元,同比下降3.91%;实现净利润27.39亿元,同比增长4.1%。其中,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30.75亿元,较上一年度下滑两成,也就是说,2017年中融信托在信托业务收入方面占比不大。

“2018年是监管大年,通道业务被收紧,本可以转做证券投资业务,结果没几天,这类业务也被暂停了。”一位华东区域信托公司高管表示。

该高管指的是,1月11日起,北京和上海等银监部门对信托公司进行窗口指导,要求规范信托公司证券投资类业务,暂停设置有中间级的股票配资业务。

此外,1月11日起,监管层通知所有集合类和基金一对多投向信托贷款的都停止备案。监管机构近日已进行窗口指导,要求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不得投向委托贷款资产或信贷资产。

银监会此前还通报称,国民信托、上海国际信托、中国金谷国际信托、陆家嘴(行情600663,诊股)(600663,股吧)国际信托、平安信托等机构,违规接受广发银行兜底保函等协议,牵线搭桥作“通道”,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,并受到处罚。